跳至正文

中国古代有句老话:风水轮流转,明年到我家。

不懂老师说:

中国未来的风水开始往西边转了。我看好西南重庆和西北西安两个战略支点。

这两个地方有“飞龙在天”之势。

香港已经进入“亢龙有悔”的局面,上海进入了“潜龙勿用”的局面。

所以这两个的地方的生路,香港珠三角一线要往重庆去发展。华东要往西安方向发展才有活路。

简单的比喻,就要形成资本从东向西,成倒灌之势。

中国的一带一路,两个起点,不在华东和华南,而在重庆和西安。

讲一下这个道理啊。为啥不在华东和华南呢?

华东华南这样的地方,生产出来的东西,直接坐船就到发达国家去了。沿途很少能在穷国形成影响力。就像高铁高速修好了以后,高铁高速的沿途很可能会快速萧条一样。比如,我们举个例子“驻马店”这样的城市,我们从字面意思上就知道,它以前一定是个交通节点,在马车时代,它一定是个很繁华的城市。但是汽车时代,驻马店估计就完了。高铁一开,时速300多公里,沿途的很多传统城市并非是获益城市,反而会失去利益。

华东华南的制造业,高度集中,贸易高度集中,出口高度集中,它的节点对应的几乎都是西方发达国家。造成了国内国外两个巨大的贫富差距。沿途的国家都没有获利。然后为了暴涨这个“富人越富”的结构,我们和发达国家都对沿岸穷国进行了“转移支付”(贿赂和腐败在那些国家滋生)。

而当我们把触角伸到沿岸的贫穷国家,事实上,它们不需要时速300公里的高铁,也许他们需要的只是比马帮快一点点就好的交易速度。比如在西南某个地方生产的日化产品,通过东南亚的贸易机制,缓慢的进入邻国,而邻国又能缓慢的和自己的邻国去交易。就像水流一样,当落差不大的时候,就会在平原上形成“九曲十八湾”的感觉,沿途的一点点压力就足够了。一带一路的贸易基本上的特性就是这样,不追求速度(落差),而是追求平缓的流淌。从而滋润沿途更多的平民。从这一点上来看,中国的方式,在全球范围内来看,长期下去,会获得广泛的支撑和支持。这就是重庆和西安这两大“码头”的机遇和出发点。

水流的落差越大,河流就会变的越直,速度就会越快。欧美的殖民地贸易,本质上都是这样的贸易,最终只有他们本国的一小部分人和代理国手套们获得集中的利益。并造成社会矛盾激化,社会矛盾激化以后,通过战争手段转移国内压力。

而当水流的落差很小的时候,我们就会看到河流“九曲十八弯”的现象出现。这样整个流域都能获得水源的滋润。

西安辐射西北穷国(中亚西亚),重庆辐射西南穷国(中南半岛),这些国家不需要你在商品上有很高的利润,它只需要最初的传导动力。比如说,初始压差可能只是一个你和缅甸边民交换的“热水壶,电饭煲”就可以了,然后由于贸易的关联性,它又可以去安排在邻国的交易,这样的贸易模式,是一带一路贸易模式成功的关键。

而且,经过20多年的积累,资本已经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获得了聚集能量。将这个资本向西南和西北方向引进才是生路所在。所以那两个地方的龙,要转移阵地了。

打个比方,前40年改开的时候,全中国的资源都是为了获得国际资本技术,然后党国倾全力,将所有的资源配置到了两个三角洲去。而现在两个三角洲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资本,要反过来回报“内地”,而内地最好的节点在哪,就在重庆和西安。

打个比方来说,以前两个三角洲是树冠。进行光合作用,然后把地下(内地)的营养都吸收过来,供养这个树冠上的果树(极少部分人)。

现在要反过来,树冠变成了西安和重庆,两个三角洲要变成被吸收的营养源泉。这就是随着时间而转变的,风水的转变,方位的转变。

过去的40年要学会往东走,今后的至少几十年估计要学会往西走了。

在资本,技术,理念上,东西之间已经形成落差,西进的格局已经成立。

东北是潜龙在田的格局。无论是东还是西,都没有啥好的机遇。东北人口在未来还会持续减少下降。

合肥,郑州,武汉,形成后腰的位置。

我们说的是码头的节点,重庆和西安。其实可以泛指重庆,泸州,成都三角区。或者西安,兰州,银川三角区。

然后依托这个三角区域向前延申,推进。

那个啥波罗的海指数现在咋样了,是不是可以做空了?

哦,早就跌了。没看到。过年前想说来着,一忙忘了。

哎,风水轮流座,明年到我家。东北要到2050年左右才有机会了。

乌克兰没啥动静了?

我对黄金一直没啥感觉,倒是最近全世界都缺“钯金”

恐怕群里很多网友还不知道钯金是干啥用的,全世界做假牙的都要用钯金。

钯金基本被老毛子垄断了。我看这个欧美制裁咋制裁?全世界都不镶假牙了?

英国人真“坏”

全世界的坑,我看基本上都是它挖的。

课间休息。

那个谁,是不是要关注一波了,许家印。毕竟郭树清都发言了。

估计旧城改造又会开始了。

老毛子和乌克兰没准最后,越打越亲了呢?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注意乌克兰对中方的态度。最后的时刻,乌克兰也许会弃美选中的。这个可能性你们没注意到。

下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